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期货
水土不服,这家上海百货店宣布关店!曾是日本百年“老字号”
2020-01-26 13:22:28

上海高岛屋关店在很多人眼中是一件迟早的事,但是真当这一天到来,大家还是不禁感慨,“水土不服”的高岛屋终究熬不过“七年之痒”。

6月25日,上海高岛屋发布终止营业通知,通知显示,上海高岛屋计划在2019年8月25日终止营业。对于关店原因,上海高岛屋表示,因受当初未能预料的消费结构变化,行业竞争加剧,实体店消费低迷等因素影响,本店继续经营下去已极为困难。

长期“水土不服”

髙岛屋,全名株式会社高岛屋(Takashimaya),是日本最大的连锁百货公司之一,目前在日本拥有17家直营店,1829年创立初是京都的一家二手服饰及棉料织品零售商,其总店设于日本大阪府大阪市中央区南海难波站内。

2012年12月,高岛屋首次进入中国,在长宁古北地区开设商场。意将“海外第四子”上海高岛屋建设成为上海最高档的百货公司和申城商业的“新标杆”。

公开资料显示,上海高岛屋百货经营面积6.2万平方米,商业楼层为地下1层到地上7层。汇集了食品超市、和美食街,还有众多品牌专柜,不少品牌为首次进入中国。

古北新区紧邻虹桥开发区,外籍人口比例较高,包括韩国、日本、美国、英国、法国等30个国家的外国人居住在此,是一个具有浓重国际色彩的地区。因此,上海高岛屋直接将消费群体目标锁定在上海及长三角地区城市中高收入阶层。

但是,高岛屋却并没有像期望中的那样顺风顺水,而是进入了长期的“水土不服”。

上海高岛屋一直都不赚钱。高岛屋称,开业以来,尽管上海高岛屋销售增长,但该店仍未按原计划实现盈利。此外,伴随着电商扩大等影响,上海高岛屋营业收入增长乏力,已连续七年出现营业亏损。

据悉,2009年上海“高岛屋”注册时资本金是4.9亿人民币。近三年,上海高岛屋长期处于亏损状态,2017财年至2019财年,其营业利润分别为亏损5976万元、亏损6860万元和亏损5207万元。

6月25日,董事会决定清算上海高岛屋,将于2019年8月25日举行的股东大会上对此进行表决。预计解散和清算上海高岛屋,可能给公司带来20亿-30亿日元的损失。

熬不过“七年之痒”

事实上,开业之初,高岛屋就意识到了进军中国市场,并不容易。相比八佰伴百货、伊势丹百货,高岛屋“迟到”了20余年。而且高岛屋项目的整体定位主打日系,这也埋下了中国消费者对品牌熟知度不高的尴尬症结。

2013年,上海高岛屋就调整管理层并调低销售目标,上海高岛屋几次更改销售额目标,首年度销售目标在已从130亿日元下调至80亿日元的基础上再次下调到50亿-60亿日元。

早前高岛屋社长铃木弘治曾表示,“当初计划用5年的时间实现黑字经营,现在看来至少需要10年”。

尽管开业以来营业额数据表现不太乐观,但彼时高岛屋百货并未萌生退意。

2014年大量品牌撤店后,时任上海高岛屋百货有限公司董事副总经理小森智明表明,针对上海高岛屋经营现状,已与日本集团高层取得一致意见,未来十年内做好预亏准备。

自2014年开始,上海高岛屋也进行了一系列调整,如加大餐饮、咖啡、儿童业态的比例,下调服饰品牌比例,调整自营品牌,拟转型自营买手制,新增日本馆、杂货区、新鲜市集超市等全新业态,但最终还是未能扭转乾坤。

业内人士认为,上海高岛屋在地理位置、设计定位上都存在尴尬之处。从地图上看,上海高岛屋所处的古北商圈尽管聚集了不少日韩人士,但难以支撑商场全部的消费力。同时,日系百货本身具有许多独家的日系品牌,但中国消费者对这些品牌熟知度可能不高,购买热情不高。

同时,开业时定位高端及品牌引进策略也是一大问题。商品趋于高档,价格也偏高,生编硬套新加坡或者台北的经营理念,没有考虑中国本身的国情制定方案。

此外,从高岛屋百货进入内地的时间来看,正逢国内百货业式微,购物中心发展迅猛之际,加之电商夹击,百货业态本身经营也面临重重困境。

高岛屋是讲究购物感受的,或者说,提倡“零售商业的纯粹”。大到独一无二的双上下自动扶梯设计,小到免费的礼物包装,日式百货礼仪感远胜于本土的百货巨头,这都是区别于网络购物体验的卖点。偏偏,当代中国人购物,习惯在互联网上“砍砍砍”之后,从快递小哥手中拿到东西,还享受无理由退货。

举个例子,今年天猫618成海外品牌增长主场,天猫国际海外品牌整体成交同比增长197%。“传统出口强国”日本位居天猫国际618国家成交排名第一。如此看来,与快捷低价方便相比,“情怀”就退到后面去了。

高岛屋不盈利,不是中国人不愿意买东西,而是它店铺的运营、发展模式,和互联网时代中国人的消费模式,形成了冲突。

当然,这种情况也不仅仅出现在中国,数据显示,由于网络购物的普及,日本百货业整体在销售表现上连续3年低于6兆日元。2018年日本全国百货公司销售金额为5兆8870亿日元,比2017年下降0.8%,这也是日本百货业连续第5年的负成长。

逛商场买东西的购物习惯正在一步步被打破。百货商场一方面不断求突破,通过亲子、餐饮等有效引流的营销手段吸引客人到店消费,弥补线下零售短板,一方面依然无法避免不断下滑的业绩困境。

不管怎样,高岛屋百货曾一度让上海商业地产市场看到日本商业是如何通过细节服务为顾客带来更好的体验,此番遗憾离场不无可惜。

洋牌子不再是“香饽饽”

被业绩所拖累,高岛屋并非首家计划退出大陆市场的海外高档百货店。2016年11月,英国零售巨头马莎百货正式宣布要关闭其在中国 大陆的全部10家门店。随后,马莎百货宣布关闭天猫旗舰店。

玛莎百货是继另一家英国零售巨头Tesco(特易购)及英国最大时尚电商ASOS先后撤离大陆后,又一英国本土大品牌彻底告别中国市场。

此外,今年4月29日,快时尚品牌Forever21暂停运营在中国的线上业务,包括Forever21中国官网、天猫及京东旗舰店,而线下业务亦陆续撤出中国。Forever21之前,英国高街品牌New look就宣布退出中国市场。ZARA(飒拉)、H&M(海恩斯莫里斯)打折、清仓、撤店的频率越来越高。

不仅品牌百货商店纷纷离开中国大陆,海外大型杂货百货店也在出售在中国的分店。此前,欧洲大型杂货零售商家乐福(Carrefour)在出售大部分中国业务。

法国家乐福曾经是许多中国城市的杂货零售业界主力,现如今则成为最新一家撤离中国的西方企业。这家法国零售巨头6月23日宣布,已经同意向苏宁易购出售其在中国业务的80%股份。这一决策是家乐福朝退出中国市场迈出的决定性的一步。

Sanford C. Bernstein的数据显示,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在线食品外卖市场。要在这个需要快速递送的市场竞争,商品必须处在距离消费者三公里以内的范围,这样才能在下单半小时内送达。巨型超级市场的位置通常都在城市边缘,因此很难做到这一点。

有时候,不是你做的不够好,而是这个时代发展的太快了。

在挥别中国市场后,高岛屋表示,将加快投资对中产阶层和年轻人口有望扩大的越南。开业三年的“胡志明市高岛屋”将充实面向家庭的日用品产品线。除了增加面积之外,还考虑在越南国内开设新店。

高岛屋目前在日本海外运营四家店铺,除上海外,还有新加坡、越南胡志明市以及2018年秋开业的泰国曼谷店。在新加坡,将房地产和店铺结合起来的商业模式产生成效,规模占到高岛屋整体营业利润的约20%。

高岛屋将采取的战略是,把经营资源集中于除上海之外的海外三家店铺,在当地争取日本国内店铺正在增加的来自东南亚的顾客,使他们成为回头客。

上一篇:国别风险 | 全球宏观经济信息

下一篇: “羽皇”波司登被强势沽空,“小裁缝”迎来大挑战?